Tag Archives: conference

SANS 2015补记

从开会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开会像是旅行一般,回来之后各种积下的事情都需要处理,直到现在才算是喘口气。

此次Boston一行并不算顺利,一个原因是自己第一次搭乘国际航班,对到点时间没有太留意,在地铁点拉肚子延误了一些时间,导致22号的航班迟到,只能改签到23号。本来第一次电话时改签只需要1900元的差价,但第二次电话去时,就已经变成了全票,要补差价高达一万多。坐公交从首都机场T3出来后,又打电话询问,后来差价与手续费共需要9999元,算是一个勉强可以接受的范围吧,于是改签了。这个过程中,感谢好基友赵超的送行,以及李言的信用卡,让我重新买到了机票。

到Boston之后,一切都还比较顺利。碰到了晓鸣师兄,所以算是有个熟人,而且来自UCL的室友人也很nice。会议期间还碰到了鲁汶大学的一个博士生,我们几个经常一起吃饭聊天,倒没有显得特别地孤独。

SANS 2015,全称是Social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Society Annual Meeting 2015,所以研究基本上都是情绪相关的研究,情绪调节、加工的过程等等都非常多。会议的speech里有Joshua Greene,我在学术上的偶像吧。听了他的演讲之后,非常激动地跟他搭了话,合了影。感觉自己有点太紧张和激动了。不过他在回顾他们组最近的研究时,也给我了一些提示,比如他们发现合作可能是人类的直觉反应。Greene实验室也有一两张poster,但是不多。另外一个比较集中的话题可能就是面孔相关的,Todorov本人虽然没有讲,但是他也介绍了两个做面孔社会知觉的人进行演讲。其他的研究就记不太清楚了,因为speech实在是太多了,听不过来。

会议的概况而言,作为一个专业的会议,参会的人数还是挺多的,不过以青年博士生和博士后为主,学术上有所建树的人还不太多。而且白人女性是大多数。poster期间大家都讨论得非常火热,同时也感觉到时间明显不太够用:poster session只有1个小时,而poster大约有60张左右,所以很多只能略略地了解一下。另外一个问题是,poster把相似研究安排在同一个时间段,导致研究相似问题的人不能好好讨论,感觉这算个不足吧。

在研究方法上,SANS中以fMRI研究为主,已经开始采用一些比较复杂的方法了,所以我们想要发好文章,压力还是挺大的。ERP研究不太多,但也有一些吧。青少年的社会认知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块,这次认识了 Casey组的一个学生,后来发现我看过她的文章呢,跟她交流了一下。感觉自己以后确实想往青少年大脑认知发展这一块去研究,主要是可以与法律相关的吧。

暂时就记这么多,以后想到其他再补充吧。

第一次去美国开会的签证过程

第一次出国,而且整个都是一个人来办,所以刚开始时似乎一切都显得比较有压力,还好今天面签比较顺利,记录一下,以供参考。

会议情况:Social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society annual meeting 2015;

时间: 2015.04.23~2015.04.25 三天,但是从国内飞过去,应该是22号离境,27号入境,所以整个算是6个的行程;

地点:Boston。

作为清华的学生,短期出境进行学术会议,第一个是要申请短期因公出境的批条。这个在info里可以填写申请。一般而言,除了这个批条之外,还可以在info上申请研究生国际会议的资助。这个资助是有条件的,需要看看你参加的会议是否是学校官方认可的会议,认可的会议分为顶级会议、A类会议和B类会议三个水平,不同级别的会议资助不一样;而且还要看你是口头报告还是poster。由于SANS是近年来新出来的会议,官方没有收录,而且我也只是poster,所以估计没戏,直接没有申请,这样就少了一个申请表。

短期因公出境的申请写好之后,打印出来到系里和院里盖章。注意填写表格的时候,有个“是否定向生”这个选项,默认的是“是”,很坑爹,因为大部分人都不是定向生,不过也没有太大的关系。另一要注意的是日程安排,必须要考虑往返的时间,我第一次只写了会议的时间23号到25号,但研究生院的老师说这样是不行的,因为学校的日程指的出入境的时间。

院里盖章之后拿去研究生院(5楼502吧,国际交流的专门办公室)就可以了。老师会看你的申请表、会议邀请信、会议日程和会议论文。交上去之后,不到一个星期就有批件了,去国际处(古月堂)拿批件。同时打印一个清华大学给学生的certificate,证明你是出国开会,还会回来的。本来以为这个certificate会在签证时有用,结果发现没有。

接下来就是去签证(当然,前提你有护照,先前已经有人写过如何办护照的,不重复了)。会议属于非移民签证中的business/conference这一项,也就是B1。申请签证首先要去美国在使馆网站上填写DS-160表格(http://www.ustraveldocs.com/cn_zh/cn-niv-ds160info.asp),这个表格填起来要花一些时间。填写完了之后去“申请美国签证”网站(http://www.ustraveldocs.com/cn_zh/index.html)预约面签的时间,这里要注册一个账号,填写你的DS-160表格的号码、护照号等。填写好了之后去中信银行交钱,很方便(东门外清华科技园就有一个),或者直接使用网银的快捷支付也行。我因为预留的手机号码不太对,没有使用网银,而是去中信银行的ATM机。

在面签之前,DS-160填写信息有误可以重新填写一份,只要你把“申请美国签证”网站上的个人信息更新一下即可。

交钱之后就可以预约面谈时间,网站上有最快可预约的时间,按照自己的时间安排即可。

面签当天,提前3个小时出发可能比较保险,交通1个小时多一点,从排队到见到面签的工作人员大约1小时20分钟。

交通:从圆明园4号线到海淀黄庄转10号线,亮马桥站下车,东北口出。注意,安家楼路西边是没法走过去的,虽然百度地图上显示好像可以,但那条路就是美国大使馆的地盘,被封住了。所以要绕到东边去。下图中划叉的地方就是百度地图上的错误道路,红色箭头的路是可行的。

美国大使馆签证处

 

 

 

 

 

 

 

不能带的东西:任何电子设备(手机、电子手表等),包括耳机!我的耳塞就是放在口袋里忘记拿出来了,最后要求扔带或者拿出去保存,唉,我直接扔了,可惜我的M315。

必须带的东西:护照、DS-160确认页(有条形码、有照片);这两个是从进入美国大使馆到面签之前都会用到。

面签时看的文件:会议邀请信、个人简历。我还带了预约申请的确认页(上有条形码),但似乎没有用到;学校的certificate,没有用到,我专门问面签工作人员是否需要看,他说不用了;会议日程打印版,也没用上。

面签时,首先要了我的护照,问我去美国干嘛,是用中文,我也用中文回答。然后问了会议的名称,我用英文回答了。接下来问了我的专业是做什么的,我稍微解释了一下,然后他就要简历。看了一下之后,就说稍等。然后回来的时候又问了我一个专业相关的问题,我好像用三句英文解释了一下。还问了一句是不是关于neurochemistry,可能是因为这个会比较敏感吧,但我做的不是这个方向,所以说不是。然后也没啥问题了。

过了一会儿,就告诉我approved。然后把简历还给我了。面签就完了,接下来就是等把护照还给我了吧。

参会有感

上周五坐上动车,大老远跑去上海参加了全国心理学年会。

本来想用手机发微博来说一下会议现场的情况,但是在上海师大范围内,手机硬是不能上网。尝试多次后只得放弃,深感可惜,尤其是魏坤琳老师的报告那一场,能发个照片神马的,还是很给力的。

这次本人特别关注了一下法制心理学分会场,因为俺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国内法制心理学的状态。

 

++++++++++++++++++++++++++++++++++++法制心理分会摘要+++++++++++++++++++++++++

法制心理学分会

411-马皑-论黑社会组织的演化及其社会心理基础

766-俞晓歆-生命教育在社区戒毒人员心理干预中的应用

1200-片成男,王琼-反歧视制度生成中的社会文化特点-乙肝歧视为例

2934-李晖-公众对“罪”与“罚”态度的研究

1617-胡传鹏-认知神经法学的现状与展望

2396-周红燕-社会暴力信息认知的注意偏向眼动研究

2549-杨波-暴力犯和非暴力犯共情差异的ERP证据

2556-王绍坤-精神病态罪犯的脑机制

2600-毛孜毅-冲动性与感觉寻求的异同

470-赵小军-服刑犯情绪调节自我效能感对应对方式的影响研究

1101-黄鹂-男性性罪犯情绪识别研究

2443-周圆-浅析社区心理矫正的理论假设、方法与影响因素

2774-刘邦惠-精神病态罪犯记忆的自我参照效应

1301-宋胜尊-不同犯罪类型的未成年犯与成年犯冲动性比较

1354-贾凤芹-流动未成年人犯罪心理特征与影响因素分析

2096-宗焱-监狱警察心理健康的现状和服务需求分析

2615-苗丹民-服刑人员暴力型罪犯的暴力态度研究

2636-杨木高-监狱心理咨询师角色冲突问题初探

+++++++++++++++++++++++++++++++++++++++++法制心理分会摘要(完)++++++++++++++++++++++++++++++++++

 

从数量上来看,法制心理学分会的文章就很少,完全不能和教育心理学普通心理学之类的分会比。俺到了现场后,发现报告的人更少,场子也很清。另外,不管是摘要中还是现场报告中,中国政法大学的人是绝对的主体,包括主持人马皑老师在内。不得不感叹一下法大真V5!

 

认知神经科学的童鞋也会发现,法制心理学也开始采用认知神经科学的方法来进行研究了。有ERP有眼动。就是缺少神经成像的相关研究。会场上,一个报告的老师表示,由于法大没有仪器,所以不能做fMRI相关的研究。当时我的想法是,看来合作不多啊。因为国内做fMRI研究的研究机构不少,尤其是北京是中国认知神经科学最繁荣的地方,如果进行机构之间的合作,还是大有可为的。

 

这里面有我关注过的一些研究,如精神病态的脑机制问题。因为这个问题在道德相关的研究中特别多见,欧美的研究者们将精神病态个体作为非道德个体来研究,以通过研究不道德个体的大脑来反观道德认知相关的脑区。研究的结果也非常之多,基本上精神病态在脑结构和功能上都与正常人有差异。因此有一位给力的科学家(Kiehl,见nature报道:Science
in
court:http://www.nature.com/news/2010/100317/full/464340a.html)开着一个载有fMRI的车子到处扫描精神病态和狱中的罪犯的大脑并为他们的辩护做证(对这个牛人的研究,这次会场报告也有法大的研究生进行了介绍)。

 

虽然有这些跟进,但总体觉得法制心理学似乎与心理学这个大的学科隔得有点远,相互之间的交流似乎也并不多(其他方向的学生老师来听得少,也没有什么提问)。这个还有待以后进一步的了解。

 

俺关注的另一个会场是普通与实验心理学中关于隐喻与具身认知的那个会场。里面报告的主要是上师大吴老师组和河北师大鲁老师组的人。都是一些灰常有意思的研究,我听的一个是方位与道德,采用了正常人与少年犯两组被试。以后要持续关注这方面的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