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感想

他们为什么欢呼?!

拉登死了,没有心情学习,于是到微博围观各种言论。一个的微博重提了10年前事儿:“人的生命宝贵,这不需多说。十年前我在纽约亲历九一一,没能看到国内民众对无辜平民被杀的欢呼雀跃,事后听说只感到震惊、恶心和不可理喻。九一一事件十年后我在北京听到本拉登的死讯,但我如在美国,也不会加入到欢庆生命死亡的人群,即使这是全球最危险的,双手沾满鲜血的恐怖分子被击毙。”

我对此微博的博主是很佩服的!10年前的9/11,我还刚上高中,根本不理解9/11所代表的意义。只到本科时,思想政治教育课的老师提到了当年在校大学生因为恐惧袭击打击了美国而欢呼,并批评这些对生命充满漠视的学生。也是在当时,我才知道9/11事件后中国学生的欢呼!

但是,当看到有人再提当年的欢呼时,我已经不敢再以一种批判的心态来看待当年的大学生,因为这样仅仅以Ought的口吻来批评指责他人是不够的。我想弄清IS的问题,他们为什么会欢呼?难道他们真的是漠视生命?难道他们真的不知道这种灾难的痛苦?如果不是,那是什么心理因素或环境因素让他们表现出“冷血”的一面?

当然,这么社会事件(还带有政治成份),当然不是简单一两个原因所能解释清楚。但是能探讨这些因素里的一部分也是值得的。

哈佛大学的哲学家/心理学家Joshua. Greene曾经在NATURE REVIEWS |
NEUROSCIENCE上专门从认知神经科学对道德心理的研究来论述了道德中”IS”和”Ought” 的问题(Greene,
2003
)。在该文中,Greene用两个例子来说明了即使本质上相同的事件,人们的判断和决策会出现相反的趋势。

例子1:假设你在一条山间路上开着车,突然你听到了来自路边求救的声音。你停车后发现一个年轻男子躲在路边,腿上流着血。他原来他是在徒步中碰到了意外,希望你能把他送到附件的医院,你的第一个念头是要帮助他,因为他可能失去一条腿。但是如果你带上他,他腿上流的血可能会毁掉你车上新买的皮革坐垫(价值1000元)。你觉得为保护你的皮革坐垫而丢下这个人不管是否合适?(图1)

image

图1

例子2,一天你在家的时候收到一封来自某知名慈善机构的来信。该来信希望你能捐助1000元。他们进一步解释说这1000元会为非洲贫穷的人们提供医疗帮助。这时候省下1000元而不捐钱给该慈善机构是否合适?

clip_image002

图2

当研究者将这两个例子问不同的人时发现,对于第一例子,大部分人都认为见死不救是不适合的;而对于第二个例子,大部分人则觉得无所谓。为什么同样损失1000元来救人,在第一种情形下人们会去救,但是换了个情境大部分人就变得冷血了呢?

Greene等人用神经成像技术探讨这个问题。他们扫描了人们对这两类问题(第一类他称之为与个人紧密相关的道德问题;第二类他称之为非个人相关的道德问题)的反应时的大脑活动。他们的结果显示,面对与个人紧密相关的问题,人们与情绪和社会认知相关的脑区活动更强烈!

clip_image004

图3 在两类道德情境下作判断脑区活动的差异图。

图片来自(Greene,
Sommerville, Nystrom, Darley, & Cohen,
2001
)

Greene从进化论的角度对此结果进行解释。由于利他行为在人类的进化中是有利于生存,因此这种利他行为会在进化中保存下来。然而人类进化这种利他机制的环境是小规模的社会。在这种环境中,人们基本面对面的地交流,因而利他的机制也是只对于个人可以直接感知觉到的情境中起作用。为了保障利他行为的实现,我们的大脑也进化了配套的设施——情绪——来帮助我们来实行这些利他行为。也就是说,当人知觉到的身边情境中(如上述的与个人紧密相关的道德问题),产生强烈的情绪来促使人们去立即进行帮助行为;而在非个人紧密相关的情境中,则没有这种情绪的产生,因此也没有帮助他人的“动力”了。

诚然,情绪在道德判断中的作用确实只是他们欢呼的部分原因:撞机事件发生在大洋彼岸,很多当时的大学生根本没有体验到那种悲痛的情绪,无法对撞机事件进行准确判断。而且在当时的社会情境下,很多其他的因素可以让个体不再是“个体”,而是一个骚动群体的一部分。而这个骚动的群体在当时很可能拥有与那些清醒的个体不一样的道德标准!

IS与OUGHT的问题仍然是两回事,但是理解IS的问题,可能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进行Ought的行为!也可能是道德心理学存在的价值所在吧。

 

参考文献

Greene, J. D. (2003). From neural ‘is’ to
moral “ought”: whtat are the moral implications of neuroscientific
moral psychology? Nature Reviews: Neuroscience, 4,
847-850.

Greene, J. D., Sommerville, R. B., Nystrom,
L. E., Darley, J. M., & Cohen, J. D. (2001). An
fMRI Investigation of Emotional Engagement in Moral Judgment.
science, 293(5537), 2105-2108. doi:
10.1126/science.1062872


原文:http://home.52brain.com/home-space-uid-3811-do-blog-id-615.html

3月近事

从这个月开始就没有怎么上论坛逛逛。其实最近有很多想法之类的想分享

1、Science上关于实验哲学和自由意志的文章

上一其science上一篇关于实验哲学和自由意志的文章估计不少人都人关注,毕竟对于心理学的人来说,其研究方法是非常简单。但是之所以能上science可能就是因为其是用来解决传统的哲学问题的(还没有时间看全文,这些纯属个人感觉),就像2001年Greene用fMRI来研究功利主义与义务论的争论。其实实验哲学不是新东西了,几年前这个文章的作者就和Yale的Knobe教授搞了个实验哲学的书出来了,而Yale的Knobe主要是关注于道德哲学,所以其研究内容更像是传统的道德心理学的研究内容。这些人的研究给我的感觉是:用科学的方法去征服尚未被科学方法占领的领域去吧,搞不好就出个NS!!

2、Law and Brain 的一个小会在NewYork举行了 http://www.lawandthebrain.com/

就在前几天,3.15-16,这个交叉领域的为数不多的人小聚一下,基本上包括这个领域的牛人。只可惜不能参加啊。

心理学和认知神经科学这边主要是Michael
Gazzaniga
,长期进行记忆研究的Loftus和Elizabeth
Phelps

专注于neuroethic的Farah,当然还有做欺骗神经机制的Daniel
Langleben。法学界这边则有Rakoff法官,Kolber 和Goodenough, 还有Vanderbilt的Owen
Jones。
看他们的演讲题目,虽然都这个领域一些正在争论的问题,但是估计现场听报告和讨论仍然是一件非常爽的事。奇怪的是Stanford的Hank
Greely居然没有去,估计他们正筹备不久后将在stanford举行的Law &
memory的会议。


3、Law and Bioscience博客增加了每日文献(daily digest)

主要由Nita A. Farahany在负责写,当然会有其他的人偶尔贡献一篇。这个Daily
Digest的好处是将具体的案例联系起来,这是由于Farahany本人是法学出身,所以我们心理学和认知神经科学这边的人可以了解一下咱们这个领域在在另一个领域是怎么用的,顶不顶用。

Law &
psych.之所以在米国如此发达可能与其法律本身的特点有关,律师的积极地位使其能够拿一切可能为当事开脱的东西来辩护,但是在其他法系下可能就会有所不同,比如景德镇。当然在欧洲大陆也有人开始关注这一点,估计也是受到米国的影响,但是这种影响能否形成气候很难说。我一法学同学就跟我说过,这些东西确实有意义啊,但是没有切合法律的需要。。。。。看来路漫漫。。

4、帖子与日志的区别

在论坛里写日志总有一种感觉:像是换了个形式发帖。

但是个人觉得发帖主要是讨论某个问题或者交流某种想法,是一种延时的对话,但是日志或者博客更多地是一种独白,向他人展示自己的想法。如果在论坛中写日志,可能咱们这个领域之外的人就难以看到。一个折中的办法可能就是把自己的部分想法写在这里,在这里独白。

5、最近生活学习中的一点体会:该你做的总是该你做,所以不如一次就做好,不然会浪费更多的时间,还影响自己的形象,我最近就吃了这个亏。

注:在 http://hcp4715.home.52brain.com 上写的,也贴到这里一下

想整理自己的博客

昨天翻看Synge兄的博客Never(www.dixin.info)。本来是想寻找一个曾经看过的关于心理学内各权威杂志介绍的博文,但是一篇一篇看下来,却从另一个角度重新了解了一个我一直以来仰慕的前辈。

Never从2002年开始写博客,最开始只是记录一些生活、学习中的感想,到现在则是完全科普。其中内容对于我本人来说启发非常大。毕竟从某种程度上说,我想走的,和Synge已经走过的,是一条相似的道路。

Never,以及我所关注的孙尉翔兄的博客都给我传递了这样一种明确的理念:blog就是写给自己看的,至于读者有什么想法之类,倒是其次。因此我也很喜欢孙兄博客中那种独特而独立的文字。

想到本科时期就开始写博客,而后来却因为种种原因中断,到现在又重新开始写。这之间变化是什么?知识、心态?可能从一开始,写博客的原因就不纯粹是想给自己看,因为写自己看不能写在自己电脑里面。写出来可能是借此寻找一些有相同兴趣的人,交流学习从而让自己觉得自己不孤独,自己不SB。这种动机是人类本身固有的,也无可厚非。

本科时写博客是因为朋友都相继写,自己也想通过此与他们保持一致。

现在写是因为觉得自己很热爱自己的专业,很希望借此找到同行,因此也想把内容限定在专业相关的东西上。但如此一来,更新的速度十分慢。

所以今天把博客的标题改了,内容也不想限定在专业之上,但可能主要与学习有关。

一直觉得可惜的是自己不懂写计算机的语言,如果能像Synge或者孙兄那样,申请一个独立的域名来写自己的博客,这样可能更加独立一点,毕竟新浪、blogger等都是建立在他人的服务器上的;而wordpress还没有时间去学习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