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感想

My 2018

I’ve been lived in 2019 for almost 24 hours, but so procrastinated to sum my past year up and prepare myself for a new year.  So here I just briefly list what’s significant for me in 2018.

(after spending 5 minutes to clear the screen of my laptop)

  1. Keep mental health in the increasingly stressful academia. Don’t get me wrong, I am not talking about the lab I am working in, we enjoy the relaxed and freedom in our lab. But this intellectual environment cannot stop the chronic stress of academia penetrate into your life. The stress comes when it seems that all your peers published great papers but you don’t; when the future employers seem to only care about the impact factor of the journals you published and the number of your papers but you seem to unqualified, both in terms of quality and quantity. There are many statistics showing that there are more qualified people but few positions for them, young people on the social media also showed anxiety about their future. I can hardly be an exception. Nevertheless, I am still mentally healthy (also physically healthy, not gaining weight).
  2. Survived in a foreign culture. Culture matters. I can feel that some compatriots are really suffered emotionally because we are relatively isolated. As a Chinese adult, or East Asian more broadly, it is extremely difficult to have a comfortable friendship. By comfortable, I mean you don’t need to play really hard to maintain the relationship. The difficulty lies not in the characters of people, there are very nice people around. But it lies in the way to interact with people in a different culture. This problem becomes worse for a guy not so social and talkative as me. Even in China, I only have a few friends who were accumulated in years. So here it is even more difficult for me to get new friends, still, I am able to keep fit and optimism. That’s an achievement! I should thank my girlfriend, who makes me feel home, even when she is in Amsterdam.
  3. Feel much better for new projects. I come to the current lab from a different background (Thanks to my supervisor’s open mind). So in the beginning, I felt that everything is new to me. After about one year’s learning, I finally start to “do” something, instead of just learning. I felt that the new things I’ve learned in the past year are as many as half of what I’ve learned during my Ph.D.  I also found that learning new methods, paradigms are so interesting: it seems that you have new lens through which you see new things of the world.
  4. The unfinished projects during my Ph.D … are still not finished in the last year. My experiments during my Ph.D are still not published, though the data and results have been there for more than two years. That’s one aspect that I really don’t like academia: you have to wait years to make your research public. I always wonder: does the slow process of the “publication” mean that the experiments I’ve finished are actually not so important? Otherwise, why other groups haven’t done similar experiments and publish their results? Of course, it will be worse if the other groups indeed published similar results, but this makes me really doubt the value of what I have done. If it is only for making the publication list of my CV longer, then why should I do those meaningless kinds of stuff?
  5.  I am proud that I am still promoting open science. It becomes quite clear to me that many published papers are meanless and will never advance human knowledge (actually they can be worse because they are misleading and confusing, keep consuming more time, money and efforts of young graduates). So getting more people to know about the open science may actually be more valuable than publish some craps. In 2018, I published three papers related to this, the 1st introduced Bayes factor to Chinese colleagues, the 2nd reports the how psychological students and researchers misunderstand p-value and confidence intervals, the most widely used statistical index; the 3rd commented on the importance of open science to the legal system. Also, together with other colleagues and friends in China, we finished two more Chinese papers on open science, one introduced the reporting standard of meta-analysis, the other introduced how to calculate and report confidence intervals of effect size. These two papers mean something to me because they indicate more junior colleagues are jumping in the open science movement, I won’t feel alone.

Maybe, one most important changes for me in 2018 is about the future direction of my research and where we will live in the future (with my girlfriend).

In the past year, I always ask myself: what is my research question? what is my unique method. Now, it seems clearer to me that I like Bayesian statistics and cognitive models, that’s the methods that I should polish in the future. As for the research question, I have the feeling that I want to study the non-WEIRD population, especially those in a disadvantaged situation, study their mental health, brain, and how to improve their well-being. Maybe, I should work with sociologist some day.

One important decision my girlfriend and I have made is that she will go back to China after graduate from her master program in the mid of 2019, and I will stay abroad for two or three more years and then go back too. It’s an important decision, but also a natural decision. My girlfriend is the only child of her family, she feels the imperative to go back and look after her parents. For me, going back would provide me with a good chance to study the non-WEIRD population, because many Chinese people still in poverty and they need to be known. However, I should learn more before I become independent.

Farewell, 2018.

Hello, 2019, go!

警惕所谓“概念”的影响

今天在组会上,导师在评论一位同门的proposal时指出,要提出很好的概念,才能影响他人,结束时提到“共产主义” 这个概念,让多少人牺牲。 听到这里时,我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诚然,纵观人类历史,凡提出一些非常极端概念的人,都吸引了大量的追随者,形成过巨大的影响,但是,这对于整个人类是好还是坏呢? 我看多数还是坏的,共产主义的名头之下造成了人类死亡的数目,应该超过了其他任何更实质性冲突的人数,因为许多人类的私利和欲望,通过这样华丽的概念,得以名正言顺地进行。

Pinker在他最近关于人类暴力下降的书中也指出过,人类作为一个整体,暴力比例是与其理性程度呈负相关的,越理性的人,越不容易付诸暴力。而一些所谓好的概念,正是利用人类非理性的一面,进行影响和操纵。从小的层面讲,是影响他人更加容易接受你的文章,从更大的层面讲,是让人们盲目地追随。但不管是哪个层面,纯粹地追求概念来影响他人,都是需要警惕的。

说到这个,我也在想,做研究到底是想去影响他人,还是去发现事实?我个人而言,更愿意去追求后一种目标,想去影响他人,总让我觉得怀有一种不良的动机。这可能也是我不太愿意参与组里大方向的一个原因吧。

最近看到的一些故事以及一些想法

早期在人人上的日志,转过来,避免人人倒闭而丢失。

注:一些随意的想法,没有认真写参考文献和精确引用,请勿因此拍砖。

最近看了几本心理学相关的书,从不同的角度,讲了一些非常精彩的故事。

The wisdom of psychopath,这本书是因为看到〈科学美国人〉的推荐而购买,看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本来早就应该写了点什么,但是一直拖着,直到现在。这本书的特点是非常具有个人特色。虽然作者本人并未进行精神变态方面的实证研究,但是却对这方面的文献有着非常广泛的了解,并且采访了众多这个领域的研究者,深入监狱与受到最严格监控的重罪犯面对面交谈、与英国最牛的特工一些去亲自体验实验(TMS实验)。虽然有一些观点不够严谨,也有着逆向推理的存在,还有一些观点算是作者大胆的设想,但是总体而言,如果不盲目相信的话,这是一个关于精神病态的很好的故事。

Who is in charge,认知神经科学大牛Gazzaniga最近的作品,电子版已经入手多时,但是直到最近才看完。这本书中Gazzaniga从自己最熟悉的大脑研究,尤其是裂脑人的研究出发,将自己interpreter理论提出来,然后跳到自由意志、社会脑、法律责任等等非常飘逸的话题上。不过这与他老人家晚年的关注点是非常一致的(他的上一本书叫the ethic brain)。我印象中比较有趣的部分在前半部分,这里既有一些非常重要的神经科学的基础知识,也有Gazzaniga最近关于大脑功能的看法:即大脑功能作为一种复杂系统,是涌现的结果(这个观点他老人家最近在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 和 Annual Review ofpsychology上都发表了相关的综述)。关于自由意志的一章,讲得比较生涩,我看得也比较生疏,所以没有什么印象。最后讨论到了神经科学对法律责任的影响这些虽然是很有意思的话题,可惜书中的观点并没有超出已有论文中讨论的范围。

The righteous mind,道德心理学的绝对领军人物Haidt的新书,精装版,看了一小半了,但是太沉了,没带回来看。这本书主要是Haidt本人的理论(嗯,是理论)的系统化。这本书于我而言,主要在于了解一些学术论文以外的细节。比如我一直以为Haidt 在U penn的导师是Rozin,因为Haidt本人做了很多关于厌恶的研究,而实际上他的导师是做决策的Baron。原来提出社会关系理论的Alan Page Fiske 是Shweder的学生,而Haidt在研究生期间就深受他们的影响。博士毕业后,Haidt还去Shweder那里做过一段时间的研究。还有,Haidt进入U penn心理学系的时候,我才刚出生啊!

如果将这些书和我先前看过的<think, fast and slow>, < the good angel of humannature> 〈笛卡尔的错误〉等一起考虑,就会发现,在这些书里面,似乎有一些非常相似的东西。例如Joshua Greene于2001年的经典研究在上面提到的三本书中都会提及,并且篇幅还不小,而Haidt本人的研究,也出现了其他人的著作里面。这些内容让我想到了两个问题

1 情绪/先天/本能/自动加工 vs. 理性/后天/环境/控制加工
这种二分法可以说是认知心理学和社会心理学最常见的分类。Kahneman关于决策的理论就是将人的认知系统分为了系统一和系统二,系统一是自动的、不耗费认知资源的、快速的和无意的系统,是我们绝大部分时候赖以生存的系统;而系统二则相反,是需要控制的、耗费认知资源的、慢速的和有意的系统。这种二分法换一个说法在其他领域反复出现。比如在Greene关于道德判断的就是自动的和控制加工,Gazzaniga的interpreter就是一种控制加工,与语言有关,而右脑(在与左脑的联系被割断的情况下)做出决定则有点像是系统一。虽然自动/控制的二分法受到了一些挑战,但目前来说仍然是心理学里非常有流行的理论。

情绪与理性/认知的二分法也可以归入到这个范围,不过这个二分的来源可能更加久远。在哲学领域,这个问题就一直在争论,而康德和休谟也一直分别是理性与情绪的代言人。

先天与后天的争论就更加超出了心理学的范围,但是仍然可以看到这些争论的影子。Haidt对道德领域的分析中,就强调了这些道德领域是存在于人类身上内在的品质(innateness),这个论调与Chomsky对语法理论(以及Pinker的语言本能等)是一致的,着重于先天存在的影响。

当前心理学界对自动/情绪/先天的重视,可能都离不开进化论的影响。之所以认为自动的加工和先天的很好很有用,主要的原因可能就是在于这些是我们的祖先亿万年进化而来的机制,其中许多是与其他哺乳动物所共享的特点(比如对蛇的恐惧)。

在Gazzaniga的书中,他处于一种比较中立的立场,强调了社会互动的影响,也严格地指出了动物脑和人脑的区别,但是这种中立的立场反而让人看不到他到底想表达什么,即who is in charge?先天的还是后天的?情绪还是认知?他老人家可能只想说,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涌现的特点。那么如何涌现,心理学家可能会暂时束手无策了,因为心理学似乎把方法仅仅当成必要的恶,对方法的训练不足,更少关注物理学或者其他学科的方法问题。

心理学历史上,弗洛伊德老爷子首先提出了本能/情绪/无意识的重要性,但是随后实证派的心理学家基本上对此置之不理,直到认知革命过后,情绪革命也从心理学的多个角落冒出来,情绪的作用才重新被重视起来。从90年代到现在的二十多年时间里,情绪已经是非常火热了的研究主题了。但是这个钟罢还会偏向情绪多久呢?

2 理论 vs. 数据
“All models are wrong, but some are useful”——George Box
“All models are right, but most are useless”——Thad Tarpey
以上是两个统计学家关于模型(理论)的言论,非常有意思,也可以说明一些问题。

当我正为在不同的书中看到对同样一批数据结果的引用而感到有点触动时,碰到了Haidt在书中提到的这句话:“Theories are cheap in psychology,…..”。在我的脑中,这句话简直就可以翻译为:发在XXX上的那些综述,其实都是没有实质性价值的(其实还是有一点价值,即为研究生毕业和评奖学金加分)。Greene的那个研究,成为了Science上神经成像研究引用排名前10的文章之一,并且一直非常稳定。这个研究被引用来说明不同的问题,说明了好的实验和好的数据是非常重要的。

但是好的实验是从何而来?似乎又需要基于一个好的理论。Greene的实验基于哲学中功利论与道义论的争论,又把心理学中已经非常成熟的情绪/认知二分法引入进来,得到了非常好的一个故事。但是如此说来,似乎陷入了一个无法解决的循环了:数据需要理论作为前提,而数据又是用来支持一些理论。这个问题似乎暂时无法解决。

但是回到是否有用这一点上,大部分心理学理论可以归于“All models are right, but most are useless”这一类。几乎每篇实证的论文,都会力图讲一完整的故事,支持或者否定某个假设,而这个假设通过又是某个理论推导出来的。但是问题在于,大部分论文可能永远停留在理论上,永远作为一个正确却无用的理论。

诚如阿伦森在《社会性动物》前言中所提到过,他力图把社会心理学家的实用性写出来,但是由于社会心理学仅仅只有非常短暂的历史,因此他在写书的时候诚惶诚恐。似乎从《社会性动物》出版到现在,心理学所取得的进展并未太多,实用的仍然只是行为经济学和决策那一块。大量值得探索的地方却无人敢去,大量的人才都向某些很狭窄的领域挤着。因此在这个人满为患的领域,大量的理论被提出来。

谦卑的心理学家们
在看心理学书籍的时候,一直有一种强烈的感受:我们只是把自己的目光局限在非常非常有限的时间和空间上,集中在个体和实验室中,却很少抬头看看周围的世界和曾经的、未来的世界。这种强烈感觉让我想去看看其他书,最近在看的有《上帝在掷骰子?量子物理史话》,《中国大历史》和《全球通史:1500年以后的世界》,都还没看完,但是已经在头脑中引起了一些想法。

对于我这个文科背景的来说,《上帝在掷骰子》这本书写得非常精彩,好几次都想看作者下一步的故事而推迟入睡的时间。作者将整个量子力学的发展描述得像一个王朝,而波与粒子两种理论则被描述在了两派一直斗争的政治势力。

看别人的故事,思考自己的人生。在学科上也是一样,看别的学科的历史,思考自己所在学科的发展。量子力学史话中,作者很快地勾勒出了物理学中的一些基本问题,然后围绕着这个基本的问题的进展,以一些伟大的人物为主线,依次展开。

这种清晰的逻辑让我反思,心理学的基本问题是什么?头脑中冒出的唯一的想法就是:是心脑对应关系吗?好像不是。是意识的问题?似乎也不是,因为意识的问题是一个新手往往不敢触及的问题,是一个仍然与哲学家共享的问题。那是什么?不知道。

那心理学中的伟大人物呢?冯特、詹姆斯、斯金纳、弗洛伊德、马斯洛、西蒙?好像他们的工作并没有延续性,没有沿着一个固定的主线来发展,而是各自去开辟各自的战场。

心理学有伟大的贡献?好像除了弗洛伊德的无意识外,其他的都很难称之为伟大(当然,这些可能有心理学的话语权不强的原因)。

似乎自人本主义心理学以后,心理学就陷入了混战时期,整个学科没有形成统一的帝国,而各个小国的君主们也从来没有雄心去统一整个心理学界,更没有想去用心理学的知识去改变世界。相反,他们满足于在自己的小王国里,解释某个很小的效应(比如为什么这种情况下的反应时比别一种情况下的反应时要短几十或者几百毫秒)。这种谦卑的心态,与其他学科的科学家的雄心相比,显得有点底气不足。而当前,心理学家们更是陷入到方法上过于灵活而学术不端行为屡屡出现的尴尬境地。

想到这里的时候,我不禁有点担忧:男怕入错行!难道我选择的是一个most useless且没有雄心的行业?(更进一步,想到宋飞传里说过的:男性挑选女朋友时不会在意女性的职业,但女性挑选男朋友的时候却非常在意男性的职业。难道选择心理学把我的爱情事业全部都搭进去了?不过这纯属题外话)

想这么多,可能都是没有用的吧。还是得仔细考虑一下自己接下来的几年里要做什么具体的研究,这个可能才是最实际的。希望自己好好利用更有效的方法,做出一点有用的数据来。

对两件不相关事情的一点想法

 原址:http://home.52brain.com/home-space-uid-3811-do-blog-id-731.html

 


第一个是关于延迟满足实验的。
PNAS上报道了一个对40年进行延迟满足实验参与者的研究,表明了这种能力的差异在40年后,依然是非常稳定的(水滴报道:http://52brain.com/read-htm-tid-14224-fpage-1-page-1.html)。这个研究引起了两类担忧(如果说是担忧的话):

1)人是不是被决定的?2)神经科学的研究,太“还原”了。引用一位老师的原话(来自微博评论):


心理学由于大量运用神经科学、脑科学的思想、理论与技术,现在是否已经走上了一条纯粹还原论的道路?即将人的心理完全还原到生理基础,进而否认人的心理的存在?如同这篇文章所探讨一样,人的某些个人心理特质若如此稳定,那么还有改变的必要么?

 


而对第二点还有更有意思的
引申


有时候,心理学所谓的科学研究特别煞风景,比如说人家正两情相悦,情深深雨蒙蒙呢,你搞个研究说“这只是多巴胺分泌而已”;这就好比人家吃红烧肉正吃得高兴,你却说“这只不过在吃猪的尸体”。——这不找抽吗?

 


对于人是不是被决定的,这个问题太难以回答,直觉上来说,我觉得不完全是。


对心理学中这种还原论的担忧,我倒觉得不是问题。因为心理和生理从来都是一回事儿。就像上次大家采用发动机的
隐喻来调侃目前心理的研究一样,其实最本质,还是发动机的问题。只是由于目前手段还不够来直接研究发动机的原理,于是采用不同的方法,看到了不同的东西。

 


真正破除这种生理心理二元论的,应该算是
Damasio大神的Descartes’ error一书(中文电子版英文电子版)。本科的时候,普通心理学和生理心理学课上,我们都嘲笑过笛卡尔将人的心理视为独立实体的观点,但是从来不知道现代的生物学/医学和心理学之间的分歧,实际上是这种二元论一个较弱的版本。我们仍然假设大脑是心理之外的东西,仍然不能接受我们很神圣的情感其实本质上是生物化学的作用。

 


当然,不承认也是有道理的,因为目前神经科学或者说认知神经科学都还太朴素,无法完全解释甚至一个非常简单的心理过程。比如上面说到的爱情与多巴胺的问题,估计没有哪个搞神经科学的科学家敢把爱情归结于多巴胺,最多只能说相关或者有多少的解释率。因此,拿一个非常朴素的理论来解释一个非常复杂的行为,本身就不符合科学的严谨性。那由此导致的错误,大概也不能算在神经科学的头上。

 


第二个是关于最近意大利法庭采用神经成像和基因结果作为证据的事儿(
via
NeuroPsyDoctor8
)。这件事情当然不能算是头一次,因为之前已经有印度法院采纳EEG测谎证据作为判案主要依据,意大利法庭也采用过基因证据减刑(via Never)。从科学的角度来讲,意大利法院确实不靠谱,你怎么能拿一个没有得到科学界公认有效的科学结果作为证据呢??!!

 


但是从法学传统的角度上来讲,可能就有不同的视角。意大利是犯罪学的发源地,最早关于犯罪的理论就是意大利人龙勃罗梭的天生犯罪人理论,这个理论与颅相说有惊人的相似:都是从人的外形(比如颅骨)来判断人的特质。龙氏的理论认为犯罪是先天的,被决定的。而意大利的另一个传统是人文传统。历史上,意大利是文艺复兴的主力之一,也是启蒙运动期间的主力。最关键的是,当时一个名为贝卡利来的胆小恋家同时具有叛逆精神的文艺青年写了一本后来刑法学上最有名的作品:论犯罪与刑罚。贝卡利亚不仅提出了现代刑罚的几个基本原则,更有激进地提出了废除死刑。后一主张目前仍然是一个全球性的论战。

 


那么回到当前这个案件上,在具有如此人道主义精神和现代刑罚传统的国度,对于可以减轻犯罪刑罚的证据持有包容的态度,也不足为奇。因为贝氏认为,刑罚的作为在于其必然性,适当性和及时性。

 


不得不承认意大利的法院确实很潮,比美国还潮。即使美国的律师拼老命想用神经成像证据来说服陪审团和法院给他们的顾客减刑,目前为止,貌似没有一例成功案例。唯一一个可能起到作用的是,就是
2002年让Brainfingerprinting公司火了一把的一个案例(Harrington
v. Iowa
),在那个案子中,法院让证据出现了法庭,但是其作用如何,没人知道。

 


以上纯属个人感想,没有考证其中表述准确性;欢迎指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