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中国

读《晚清三部曲》

唐浩明的《晚清三部曲》以三个为主线:曾国藩、张之洞和杨度。这几本书原是梦迪先开始阅读,经常听她说起之后,我觉得非常不错,于是也决定看看。但最终我下载的是唐浩明的版本,而非梦迪所阅读的那一版,但仍然非常值得一读。

首先,这三本书是历史小说。既然是小说,所以无法全信,而又是历史,所以人物的主要事实都是基于可信的资料。但哪些可信那些是臆造,可能还需要以后进一步阅读相关的书籍来进行区分。不过总体而言,这三部书的可读性很强,叙事上都非常流畅、引人入胜。所以时间在阅读期间不知不觉就流逝,有经常凌晨两三点才不得已而中止阅读。另外,在故事之中引用了许多诗词篇章,感觉比单独阅读一首诗更加有感染力。虽然自己没能静下来细细地口味这几本书中的每一首诗,但是看到这些优美的古文时还是非常享受。尤其是在长期阅读学术论文以及网络上粗糙/直白的文字后,更是感觉中国古代的诗句确实值得回味。“两情若时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短短的十四个字,就能够表达出无数的意境来。

甚至,阅读这些诗词,还可以引发一些非常独特的情绪,比如对于书中提到的许多地点:北京的西山、鄱阳湖、衡阳、汉阳、汉口、南京等,所谓怀古,大概就是这样吧。可惜我辈大部分在历史和文学方面的教育很少,也许自己有空应该花一些时间来抄写一些诗句。

这三部曲写的人物非常具有代表性:曾国藩对中国近代的影响,远远地超过了普通人的印象;张之洞作为晚清最后一个有权且有能力的人,其所做所为,让人感到世事的复杂;杨度作为从晚清到新中国的奇人,游走于各个政治党派之间,其求学、从政令人唏嘘,其具有书生之气的爱国之心,也令人敬佩。阅读这三部书,了解了不少近代人物的故事,包括辜鸿铭、曾国荃、袁世凯、王闿运、王梁启超、汪精卫、谭嗣同等。

曾活着的时候位极人臣同时又功成身退,虽然晚年与洋人打交道时被骂成卖国贼,但是他的影响力即绝不止于他活着的时期。在看这本书之前,我对书店里各种版本的《曾国藩家训》基本上是不屑的,觉得那只是中国版的成功学。但是看到这本书里的描述之后,发现他本人虽然活在世俗之中,追求高官、学会如何在官场上求胜,但他在品行上确实在同辈中属于少有;而他知人善用这一特点,应该是少有人能够做到。这说明他的家训也许是有很大价值的。

他对清朝的忠诚,应该是那个时代文人独有的吧,这一点上,后来的张之洞与他是一样的。但是正如在《杨度》一书中所王闿运所言,曾可能成为了中国近代军阀割据的起源:由于湘军是他一手招募、筹饷、调度,湘军就成为了曾家军,后来攻下太平天国之后,曾国荃把胜利当作是私人的战争,任由湘军对南京进行洗劫。曾手下的将领们,在他的保举之下,大部分成为了高官,以至18省的抚都有13个出自湘军。这些人后来又建立了自己的军队,其中最著名的是曾的学生李鸿章,建立了淮军。而淮军的私人化程度,比湘军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点后来被袁世凯学习到,建立了新式陆军,即后来的北洋军。湘军另外一个特点就是大头头带小头头,曾国藩自己是湘军的老大,但是下面的各个军团又都有自己的老大,相互之间相对独立,一旦大头目去世,则小头目相互之间就独立了。后来袁的手下各个将领之间,成为了北洋军下的各个军阀,相互争利,让中国近代一直处于动荡之中,而不是合作起来让国家强大。这些可能都是曾没有想到的吧。当然,能不能怪曾呢?也很难说,他自己当时也是不得已而为之吧。

曾对三湘大地的影响也许相对更加积极。一方面,曾以及其他湖南人成功,成为了后代们的楷模,让三湘子弟受到激励,抱负远大。另一方面,曾把湘军解散之后,大量的湖南人回到家乡,他们的财富、见识均大大增长,又为他们的后代成长为人才提供了很好的基础。这种影响,可能延续到了民国以及新中国:民国时间不少人才来自湖南,而新中国的成立,湖南人的功劳也不小。

曾的另一个非常值得称道的地方,是他对家族的贡献,他对自己的兄弟、子孙都进行了很好地教育,让他们能够超出一般水平,成为优秀的人。这也许是《曾国藩家训》或者类似书籍为人们所重视的原因。这一点也令我非常好奇:曾现在的后代们,还过的好吗?

张之洞,湖广总督是他标志性的身份。虽然他也当过两广总督并且在广西取得了谅山大捷,成为了清政府唯一一次与外国人交战中的胜利,但是他的主要功绩还是在湖广。汉阳铁厂,号称当时全世界最大的钢铁厂,不知道是否与后来的武钢有关系。除了汉阳铁厂之外,还有一系列的其他厂房,让湖北表面上拥有了近代的工业体系。

但遗憾的是,他要采用官办的方法,让这些企业腐败严重,管理落后,无法与外企进行竞争。张办近代企业的这种情况,也当前中国的国企也是有相似之处:当官僚化的制度在企业中占统治地位之后,基本上就废了,腐败、低效随之而来,企业也不行了。

当然,张之洞对中国近代影响更大的也许在于他对“洋务人才”的培养。由于他本人看重洋务,所以花了不少政府的经费,向海外送出了大量的年青人,这些人后来许多成为近代努力复兴的人才,黄兴就是其中的代表。这一点,也是张没有想到的。正是由于张的对新式人才的需求和大量资助青年才俊去海外留学,才有了湖北湖南两省在海外留学的比例上大大多于其他省份的情况。加之汉口是众多外国使馆所在地,近代的革命也因此率先在湖北意外地发生了,成为了国民革命的先锋。这一点非常巧合地与“楚虽三户,亡秦必楚”对应起来,似乎说明楚人还是挺反叛的。作为荆楚大地上长大的人,头一次对自己这个(广义上)家乡的历史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也正是这种认识,才知道为什么在历史上湖北人与湖南人如此亲近:大家都是楚国的后人。

杨度,一个爱国的知识分子,也是一个充满了权力欲的知识分子。非常年轻即想入阁为相,辅佐明君来让国家强大,后来又拜王壬秋为师,学习帝王之术。在他的求学及求权的过程中,他接触到了许多人:袁世凯、孙中山、蔡锷、梁启超、汪精卫等在近代人物。他自己的经历非常丰富,不乏浪漫甚至是非常神奇的爱情,感觉不太真实,充满中国文人的幻想,虽然是不聊斋,但是却有聊斋的影子。但是看维基百科上的介绍,他的如夫人(妾)确实是戏班出身。从杨度这个奇人的一生中,进一步看到中国近代的可怜之处在于,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却为一帮自私自利且没有能力的人掌控着,如何不亡国。“百日维新”的失败,与当时皇帝的个人能力关系非常大,试想如果光绪帝有能力有魄力,是否中国现在就是君主立宪制了呢?可惜他能力太差,而慈禧又是一个只有个人利益没有国家利益的人,清朝王室中的那些王爷们,也没有一个扶得上墙的。当时的有识之士,能做的就是到处奔走,宣传。比如梁启超、孙中山。但是他们却未能了解到枪杆子的重要性;掌握军队的,如袁世凯等北洋系,却没有政治上的远见与大志,完全是小聪明。可能后来的蒋也是如此吧。这可能是后来毛成功的背景吧。

读历史总是让人平生许多感慨。自己现在身在外国,想像一下100多年前,中国的读书人们,为了摆脱为当时的强国英、法、德、俄、日的欺侮,真是各尽其才,自己甚至觉得有点失真。又想到中国当今的社会,虽然名义是是采用一种先进的社会制度,但是中国历史上的这些糟粕,仍然随时可见。我们现在确实比之前进步,但是我们这一代人,又会有怎么的历史被后人所阅读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