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合的自我-隋洁老师在trends in cog sci上提出的新观点

在Trends in Cognitve Science最近一期中(Volume 19, Issue 11),有Sui & Humphreys的一篇文章,题为:The Integrative Self: How Self-Reference Integrates Perception and Memory。

在这个综述中,Sui & Humphreys整合最近几年的工作,提出一个关于自我参照(self-reference)的观点:自我参照就像胶水一样,让“粘”上这个胶水的信息变得更加容易加工。

什么是自我参照(self-reference)。自我参照效应这个词在心理学中出现得算是比较早。开始时,它用来描述如下现象:对与自己有关的东西,人们的记忆会更加牢固。

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是,如果让你记忆一系列的形容词,如果我让你在记忆时候问自己这样一个问题:这个词是否能够形容我自己?那么这种情况之下,要比想去认真回想这个词本身的意义记忆更加深刻。

当然,说到自我(self)这个问题时,就不可避免地要谈到弗洛伊德将自我进行三分的理论(本我、自我和超我);也可能会提到美国心理学之父William James关于身体自我、心理自我和精神自我的三分法;或者将自我分成作为 主体的我和作为客体的我。这些将自我进行分割的观点,往往基于对社会行为的观察(比如问卷数据)。而自我参照则从更加细微的角度(信息加工的取向),来研究是否有一种统一的“我”的存在,不管是身体的、心理的还是精神的自我,均是同样一个“我”,这个“我”,影响着我们如何认识世界。

虽然人们很早就在发现了自我参照在记忆中的效应,但是这种效应的机制还并不很清楚。Sui & Humphreys的主要贡献,在于进一步去寻找这种自我参照效应在记忆以及其他认知活动中的作用。在方法上,他们采用了一新的自我参照手段:让实验的受试者将一个新的简单信息(比如简单的几何图形)与自我和他人进行关联。例如,实验中告诉志愿志三角形代表你自己、正方形代表你最好的朋友,圆形代表陌生人。然后让志愿者完成一个知觉上的匹配任务,即判断屏幕上出现的图形与文字是否符合刚刚学习的这种关系(sui et al., 2012)。这样就可以比较代表自己的图形与代表他人的图形在反应时和正确率上的差异。

通过一系列的实验,他们使用这种新的自我参照方法研究了包括健康的儿童、年轻人和老年人以及脑损伤患者在内诸多人群。非常一致地发现,自我参考能够调节我们对外界信息的加工。基于这些结果,他们提出了整合的自我(integrative self)模型。


这个模型可以用上图来进行解释。其中,黑色的线表示的是,刺激1和刺激2可以被知觉、被存储到记中并且会影响到决策,而知觉、记忆和决策相互之间也是可以影响的。但自我参照可以改变刺激1和刺激2加工的过程。更加具体来说,跟自己有关的信息在知觉上得到更快的加工,会被记忆得更牢。从脑功能上讲,自我参照可以增加一些脑区之间的功能连接。

看了这个介绍可能觉得不过瘾,可点击左下角的链接去看全文,或者留下邮箱,免费提供发送pdf全文服务。

不要问我为什么这么熟悉这些,以及为什么我如何热衷地宣传此文。我不会告诉你Sui是我的导师之一。

参考文献:

Sui, J., He, X., & Humphreys, G. W. (2012). Perceptual effects of social salience: Evidence from self-prioritization effects on perceptual matching.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Human Perception and Performance, 38(5), 1105-1117. doi: 10.1037/a0029792

Sui, J., & Humphreys, G. W. (2015). The Integrative Self: How Self-Reference Integrates Perception and Memory. Trends in Cognitive Sciences, 19(11), 719-728 doi: 10.1016/j.tics.2015.08.0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