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S 2015补记

从开会回来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开会像是旅行一般,回来之后各种积下的事情都需要处理,直到现在才算是喘口气。

此次Boston一行并不算顺利,一个原因是自己第一次搭乘国际航班,对到点时间没有太留意,在地铁点拉肚子延误了一些时间,导致22号的航班迟到,只能改签到23号。本来第一次电话时改签只需要1900元的差价,但第二次电话去时,就已经变成了全票,要补差价高达一万多。坐公交从首都机场T3出来后,又打电话询问,后来差价与手续费共需要9999元,算是一个勉强可以接受的范围吧,于是改签了。这个过程中,感谢好基友赵超的送行,以及李言的信用卡,让我重新买到了机票。

到Boston之后,一切都还比较顺利。碰到了晓鸣师兄,所以算是有个熟人,而且来自UCL的室友人也很nice。会议期间还碰到了鲁汶大学的一个博士生,我们几个经常一起吃饭聊天,倒没有显得特别地孤独。

SANS 2015,全称是Social and Affective Neuroscience Society Annual Meeting 2015,所以研究基本上都是情绪相关的研究,情绪调节、加工的过程等等都非常多。会议的speech里有Joshua Greene,我在学术上的偶像吧。听了他的演讲之后,非常激动地跟他搭了话,合了影。感觉自己有点太紧张和激动了。不过他在回顾他们组最近的研究时,也给我了一些提示,比如他们发现合作可能是人类的直觉反应。Greene实验室也有一两张poster,但是不多。另外一个比较集中的话题可能就是面孔相关的,Todorov本人虽然没有讲,但是他也介绍了两个做面孔社会知觉的人进行演讲。其他的研究就记不太清楚了,因为speech实在是太多了,听不过来。

会议的概况而言,作为一个专业的会议,参会的人数还是挺多的,不过以青年博士生和博士后为主,学术上有所建树的人还不太多。而且白人女性是大多数。poster期间大家都讨论得非常火热,同时也感觉到时间明显不太够用:poster session只有1个小时,而poster大约有60张左右,所以很多只能略略地了解一下。另外一个问题是,poster把相似研究安排在同一个时间段,导致研究相似问题的人不能好好讨论,感觉这算个不足吧。

在研究方法上,SANS中以fMRI研究为主,已经开始采用一些比较复杂的方法了,所以我们想要发好文章,压力还是挺大的。ERP研究不太多,但也有一些吧。青少年的社会认知发展是非常重要的块,这次认识了 Casey组的一个学生,后来发现我看过她的文章呢,跟她交流了一下。感觉自己以后确实想往青少年大脑认知发展这一块去研究,主要是可以与法律相关的吧。

暂时就记这么多,以后想到其他再补充吧。